(廉颖婷)

2020-06-17 22:51

吴景明给消费者的建议是,消费者可以委托当地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、当地律师到法院起诉,在政府部门进行行政处罚之外,进行民事追责,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。

在采访中,田飞龙与傅蔚冈均认为,如果因为鳇鱼的销售价格偏高,而认为监管部门应出面干预,这种观点无论从立法、行政执法以及公权力职能来说,都是不成立的。

从“高价”消费被公布于网络至今,公众对“天价鱼”事件的一个关注点,就是定价依据以及政府部门是否应当有所作为。其实,这一话题并不单出现在此次事件中,每到旅游旺季,景区高价总会引发类似的讨论。

在湖南省张家界市,武陵源区人民法院创建了全国首个旅游速裁法庭,法庭受案范围包括:游客在景区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、娱中,游客之间因侵权、债务等发生纠纷及其他涉及游客人身安全、财产关系而要求速裁的案件;或者法院认为适宜通过速裁程序处理的案件。

2月15日晚,哈尔滨市松北区公布了北岸野生渔村“万元铁锅炖”消费争端问题的调查情况通报。通报称,经查,渔店大堂内设有相关食材价格公示,属明码标价,其中鳇鱼价格属于经营者自主制定的市场调节价,不在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范畴之内。

田飞龙认为,如果消费者与商家在交易细节上有出入,比如本来是10斤的鱼卖给消费者变成14斤,可以通过消协、物价部门以及法院等渠道来解决纠纷,让证据说话。商家有举证的责任,可以通过明确订单信息、举证,形成完整的证据链,来证明是否短斤缺两。

受访专家认为,针对“缺斤短两”,消费者有事前审查义务。消费者若对斤两存有异议,应尽量在宰杀、食用前提出。若事后提出,则难以举证。如果商家确被证实“缺斤短两”或存有其他消费欺诈行为,相关部门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。

对于此次发生在哈尔滨的“天价鱼”事件,鳇鱼是否野生、是否缺斤短两等问题还有待当地部门进一步调查。(廉颖婷)

“逢节必宰,快成了假日经济的潜规则。其深层原因在于,消费者友好社会远未形成,作为基石的契约精神仍未能得到遵守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。

记者注意到,面对旅游消费纠纷多发的态势、消费者维权难题,一些地方尤其是旅游景区所在地,都在探索便捷的纠纷解决机制。

不过,田飞龙强调,即便如此,公众也不能因此而偏离事实,要以事实为依据。

2月12日,注册资料显示江苏常州的网友“@jack光头”发微博称,其一行约20人在导游带领下在哈尔滨松北区的“北岸野生渔村”一家餐厅就餐,并知道鱼的单价分别为398元每斤和298元每斤,但结账时发现,此前称重10.4斤的鳇鱼,变成了14.4斤,同时,另外两种鱼也被乱写斤两。

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吴景明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经过多年发展,假日经济已经常态化,但假日经济又有其特殊性,尤其是外出旅游消费者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由于信息障碍等因素,宰客现象时有发生,消费者的权利容易受到侵害。

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田飞龙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度,是由于公众习惯上认为消费者是弱者,且消费者在市场消费过程中信息不对称,比如对食材的重量、使用原料等无法把控,加之节假日期间消费高于平时,一旦市场“高价”现象高于消费者心理预期,这种“高价”现象便会引发关注。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、执行院长傅蔚冈亦认为,如果商家是明码标价,那么并不存在宰客行为。比如同一种商品在不同的地方,价格是不一样的。这可以完全由市场调节,并没有不妥之处。

“一般来说,景区商品价格高于其他区域的商品价格是商业惯例,这是因为景区商品定价会受到区位环境等因素的影响,且法律并没有禁止这种行为。”田飞龙说。

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“天价鱼”事件还有一个很大的争议焦点,即消费者所称此前称重10.4斤的鳇鱼,变成了14.4斤,这亦是此事件的导火索。

从法律层面来看,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,消费者和经营者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的,可以通过下列途径解决:与经营者协商和解;请求消费者协会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调解组织调解;向有关行政部门投诉;根据与经营者达成的仲裁协议提请仲裁机构仲裁;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

“但是,有的旅游景区餐饮业会存在给顾客两份菜单的现象,即外地游客与本地居民是两个价格,这就属于价格欺诈。”傅蔚冈说。

在海南省三亚市,该市城郊区人民法院建立了旅游巡回法庭,将巡回审判点设在了景区,就近调处非诉纠纷和审理诉讼案件。三亚市还组建了旅游警察支队,当场处理旅游纠纷,“省得拖久了没人管”。

近年来,旅游消费纠纷时有发生,消费者一直面临一个问题——如何维权?

田飞龙认为,如果商家明码标价,没有偷工减料,这种行为就属于市场的正常交易行为,商家是合法经营。

不过,也有人提出,在解决消费纠纷时,消费者举证有难度,诉讼耗时费力。

从各地实践来看,旅游消费纠纷的解决渠道正逐渐顺畅,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机制也日趋完善。

也有专家认为,当前社会诚信意识体系尚未真正建立,诸如旅游消费挨宰、购物被骗等不诚信经营现象时有出现,导致公众对商家诚信的认可度偏低。因此,一旦出现消费纠纷,公众很容易联系到商家不诚信经营。

尽管当地已通报调查情况,但关于“天价鱼”事件的各种声音仍然充斥于网络。

田飞龙告诉记者,政府定价只是起到宏观调控以及辅助作用,只针对比较稀缺的资源如石油等进行价格干预。对于普通食品的定价,商家具有自主权,在市场资源配置中起主要作用,并通过市场充分竞争达到价格均衡。就此次事件来说,鳇鱼的销售价格不在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范畴之内,是经营者自主制定的市场调节价,不具备政府干预的必要。

“职能部门并不能对所有商品价格进行监管,而是只针对限价、政府指导价这些政府价格干预范畴内的商品进行监管,否则就会影响双方交易的公平性,这是对商家竞争、盈利的偏差执法。如果政府干预定价,就是越位。”田飞龙说。

在此次“天价鱼”事件中,是否存在缺斤短两问题,目前尚没有调查结论。不过,缺斤短两宰客问题在现实生活中的不少地方确实存在。